首页 | 小学 | 初中 | 高中 | 作文 | 英语 | 幼教 | 综合 | 早知道 | 范文大全 |
学习经验 当前位置:唯才网 > 高中 > 学习经验 > 正文 唯才网手机站

关于记忆的文章散文:一座水库的记忆:记忆有一座宫殿

时间:2018-05-15 来源:唯才教育网 本文已影响

  编者按:我有三十多年没有重回关山水库了,这还是我魂牵梦绕的关山水库吗?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篇《一座水库的记忆》。

关于记忆的文章散文:一座水库的记忆

  1

  关山水库,是鹿角湾的生命水库。一条港儿,从关山水库出发,九曲连环,将鹿角湾的田地劈成南北两半,成了鹿角湾的母亲河。滋润鹿角湾田地的水,也是通过沟渠,弯弯曲曲,流到鹿角湾。鹿角湾的人,可以说都是吃关山水库的水长大的。

  我们小时候在关山小学读书。关山小学离关山水库只有500米左右的路程,我们在课余是有机会去水库边玩的。好像没有老师叮嘱,不能到水库边去玩,但我们确实是去的非常少,好像在整整小学5年里,去的次数是数的过来的。有几次去,快到水库大堤的时候,附近没有人家,遇到的一条窄窄的的小路。路两边是我们要仰望的丛林,丛林很厚,由各种杂树组成,空隙间由不透风的茅草填塞。风吹在上面,各种杂树相互打架,有些杂树细的枝条都被打折,垂下来,只留一点皮与主干相连,像打折的手臂,在茅草上荡呀荡的。茅草被吹得茅絮乱飞,飞在空中,像吹断翅膀的鸟,东斜西歪的落到你不知道的地方。我们往往看到这架势,心里就打鼓,脑子里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恐怖的念头,转过身就跑回去了,连头都不敢回。

  真正去关山水库,是和爹、巨叔他们一起在正月间到界子口的姑婆家去拜年,路过关山水库。那时只有八九岁,也是睁大眼镜看路上的风景了,但是并不觉得关山水库有多美,只觉得水库很大,大的像我所学知识中的大海。小学课本上的大海,我们小伙伴总是想拿一个实物来比较它的大,最后都只能拿关山水库来比较,觉得大海最多就是比关山水库大一点的。孤单的路人循着弯弯曲曲的水库边沿的水线慢慢亍行,像一只蚂蚁沿着发际线慢慢爬一样,转了个弯就不见了。

  走到水库底,有一座房子,两条狗。狗主人好像和爹他们很熟悉,但狗不熟,每当狗狂犬不已的时候,我们几个小孩就夹在大人中间,大人小孩手里都拿着拿着一根长长短短的棍子,大人说是打狗棒。当两条狗前后夹击时,大人们拿棍反击,狗总是进退有序,狗咬不到人,人也吓退不了狗。这时狗主人看清来人后,总是叱骂“贼狗,还叫还叫,回来。”也不知是狗真能听懂狗主人的话不?反正狗就边叫边撤,撤到狗主人的身后,象征性的叫着,气势和力度都不如开始。不叫,怕主人骂不尽职,用力叫了,又吃力不讨好,只好呜汪呜汪的叫几声,像叫又像哭,然后就溜进狗窝睡觉去了。

  狗主人和爹他们相互恭喜,祝年过的热闹后,我们就开始沿着一条小溪上山。在小溪突然变得陡峭之前,有一个乱石滩。很多乱石被自然随意堆放,景色确实不错。有块石头上面叠了一块鲤鱼石,有眼睛嘴巴胡子尾巴,栩栩如生。爹和叔叔们都说这是“叠喜石儿叠鲤鱼,一人岩下一人过”。我们都不知道后句话的意思,问爹,爹只摧我们向前走,向前走不远,一座石壁,黑魆魆的石壁,高百尺,下面一条极窄的小路,只能一人通行。我们小孩后面拉着前面人的衣服,小心翼翼的过去。我们过去后爹才告诉我们,这就是一人岩下一人过,只能一个人穿行。

  2

  关山水库,滋养了关山村的人,也添加了关山村人的汗水。听说1954年修关山水库时,全乡的劳力在这里没日没夜的挑担,扞土,很多人被累倒,累死------。爷爷累的实在受不了了,偷偷地跑了,找不到爷爷,村里就将不满10岁的爹抓去顶替,爷爷听说后,又回来将爹替下来。但代价是被绑起来关了三天,打了三扁担,多干三个月的活儿。

  改革开放后,一到冬天,爹就带还没有一扁担长的我们去关山水库边砍柴,除了自家砍柴,还替关山小学学校里砍柴。学校老师食堂没柴了,学校就分年级上山砍柴,每人自带镰刀扁担。我读四年级时,学校勤工俭学,每人20斤柴。我们早晨出发,砍了一抱柴后,用棕绳套一个圈,然后背着绳拖回学校。我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倒,手臂按在镰刀上,留下一个弯月形的疤痕,直到现在,成为我跟学生将过去故事的标记。

  记忆最深刻的是罗个知更嗲,每年大年三十的上午都带三个儿子去关山水库砍一担柴回家才吃团年饭。听说知更嗲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年轻时戴着礼帽,拄着文明棍,共产党来了,被打成四类分子,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无产阶级天天对他进行思想改造,改造得比无产阶级还无产阶级,开口毛主席英明闭口共产党伟大。每次和队里的人一起去砍柴,好走的山路他不走,专门走不好走的山路。别人问他为啥,他说,只有走过弯弯曲曲,才晓得艰难辛苦。于是形成了当地一条流行的歇后语:罗个知更嗲砍柴------弯路走,意思却是不与别人有联系,没有依达。

  一到暑假,村里劳动力去关山水库周围山上挖山,抽槽子。将没有树的山坡上挖出一条条宽1米,深1米的沟,像战壕一样。男人们回家之前,将锄头铁锨放在水库边,赤身裸体打起泡球来。一些同来挖山的少妇村姑从水边走过,引来一阵阵戏谑。惹得有些村姑恼了,捡块石头丢过去,被丢的村汉故意大喊:“哎呀哎呀,掷到我的卵打”,惹来一阵更大的笑声。

  3

  我有三十多年没有重回关山水库了,再回去时,已经不再是懵懂无知的少年,而是奔五的中年。走在关山水库的大坝上,睁大眼睛,大开脑洞,将眼前的关山水库与儿时的关山水库仔细的比照。水库的水没有那么清冽,横亘南北的关山还是那样巍峨。但沿水库的小路变成了大路,水库像变小了,不但没有儿时的巨大,反而觉得小的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我去寻找那屋,那狗。屋还在,只不过不是原来的屋了,里面的婆婆不认识我,我更不认识她。原来的土狗不在了,当然会不在的,一条狼狗被拴在一棵碗口粗的樟树上面。远远的看着我们走来,就拼命的扯着铁链向我们冲来,冲的过猛,将樟树都带动的一晃一晃的。等我们走近,更是瞪着幽幽泛着绿光的眼睛,咧着一寸多长的獠牙,不停地扑过来,竖立起来,落下去,又扑过来,竖立起来,落下。虽说有铁链锁着,我们还是吓得心惊肉跳,总是担心铁链被它挣脱。婆婆反复说,锁着了,不要怕,锁着了,不要怕。但我们怎么会不害怕呢?

  我去寻找“叠喜石儿叠鲤鱼,一人岩下一人过”,叠喜石儿叠鲤鱼是永远看不到了,一个碎石场将山下变得惨不忍睹,水库都被填了十来亩,像牛奶一样的石浆水向小溪一样源源不断的流进水库。这还是我魂牵梦绕的关山水库吗?穿过那屋,已经没有路,我问婆婆,一人岩还能过去吗?婆婆回答已经没有路了,现在没人砍柴,桃花山公路也修的很好,车也多了,上山下山不需要再走这里了,一人岩下一人过变成了一人岩下无人过。我们强行穿越,到达一人岩对面,仰望一人岩,黑魆魆的岩石,像被盘古的大斧一斧劈下的一般,上面的水汽潮湿,使岩石变得更黑。有些地方有一点土壤,就有一些灌木顽强的长在上面。对着岩面大喊一声,惊起灌木丛里的一些不知名的鸟,扑棱扑棱的飞起来,绕着一人岩一圈儿,又落到那悬崖峭壁上面。我庆幸这了落差较大,推土机上不来,否则,下面的岩石厂,是不会放过一人岩的。

  4

  关山水库,因山得名,关山村,因水库取名。到底是关山还是官山?在华容县志乾隆版,山水图上面是官山,是属于桃花山的一部分。在插旗镇,也有座山叫官山,还有个官山小学。但插旗属于平原,那里的山是不能叫做山的,据说是南宋时洞庭湖杨幺起义,岳飞镇压杨幺,筑的一个阅兵台,后来老百姓为了纪念岳元帅,将阅兵台叫做了官山。

  桃花山的官山,南北向,长约10里,高约200余米,有鹅公凸等名胜。鹅公凸,就是一个山头,顶端一块大石头,两边各一口天然泉井,像鹅头,无论天气多久不下雨,哪怕山下旱魔肆虐,鹅公凸上的两口泉井是不会干的。我爹他们以前砍柴累了渴了,就在泉井里舀水喝。这个天然胜景,被东山风水师添油加醋,说的神乎其神,说鹅公凸葬了先人后人会升官发财。关山村八队的方善祖的父亲去世,硬是请了16个金刚师傅,将棺材抬上鹅公凸,葬在那里。后来修风电,将那里推平,两泉井彻底废掉。悲哉,鹅公凸,哀哉,鹅公凸,不知方善祖的后人还升官发财吗?

  官山之所以名官山,传说官山原是东西向,洪武皇帝朱元璋南巡,经东山顺行脊,经一个不知名山口,突然无路可行,天色已晚,还没有到达歇驾的地方,大臣急的团团转。随行卜官问了一卦,说这山挡住皇上去路,可能是要讨个官名,皇帝开口封他个官,就有路了。洪武皇帝随口就说,就叫官山吧。说罢,山就移了方向,变成南北向,让洪武皇帝过去了,赶到了歇驾的地方。就是现在长岗庙村歇驾岭这个地方。

  官字在简化汉字后,由于村民水平不高,关字简单易写,就写成关山了。

  作者:刘绍文

  公众号:草根叙事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