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学 | 初中 | 高中 | 作文 | 英语 | 幼教 | 综合 | 早知道 |
大学英语 当前位置:唯才教育网 > 英语 > 大学英语 > 正文 唯才教育网手机站

大学英语精读2unit7课文

时间:2016-04-13 来源:唯才教育网 本文已影响

篇一:大学英语精读2课文翻译全

Unit1 The Dinner Party

关于男人是否比女人更勇敢的一场激烈争论以一种颇为出人意料的方式解决了。

晚宴 莫娜·加德纳

我最初听到这个故事是在印度,那儿的人们今天讲起它来仍好像确有其事似的——尽管任何一位博物学家都知道这不可能是真的。后来有人告诉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不久,一家杂志曾刊登过这个故事。但登在杂志上的那篇故事以及写那篇故事的人,我却一直未能找到。

故事发生在印度。某殖民地官员和他的夫人正举行盛大的晚宴。筵席设在他们家宽敞的餐室里,室内大理石地板上没有铺地毯;屋顶明椽裸露;宽大的玻璃门外便是走廊。跟他们一起就坐的客人有军官和他们的夫人,另外还有一位来访的美国博物学家。

席间,一位年轻的女士同一位少校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年轻的女士认为,妇女已经有所进步,不再像过去那样一见到老鼠就吓得跳到椅子上;少校则不以为然。

他说:“一遇到危急情况,女人的反应便是尖叫。而男人虽然也可能想叫,但比起女人来,自制力却略胜一筹。这多出来的一点自制力正是真正起作用的东西。”

那个美国人没有参加这场争论,他只是注视着在座的其他客人。在他这样观察时,他发现女主人的脸上显出一种奇异的表情。她两眼盯着正前方,脸部肌肉在微微抽搐。她向站在座椅后面的印度男仆做了个手势,对他耳语了几句。男仆两眼睁得大大的,迅速地离开了餐室。

在座的客人中除了那位美国人以外谁也没注意到这一幕,也没有看到那个男仆把一碗牛奶放在紧靠门边的走廊上。

那个美国人突然醒悟过来。在印度,碗中的牛奶只有一个意思——引蛇的诱饵。他意识到餐室里一定有条眼镜蛇。他抬头看了看屋顶上的椽子——那是最可能有蛇藏身的地方——但那上面空荡荡的。室内的三个角落里也是空的,而在第四个角落里,仆人们正在等着上下一道菜。这样,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地方了——餐桌下面。

他首先想到的是往后一跳,并向其他人发出警告。但他知道这样会引起骚乱,致使眼镜蛇受惊咬人。于是他很快讲了一通话,其语气非常威严,竟使得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我想了解一下在座的诸位到底有多大的克制能力,我数三百下——也就是五分钟——你们谁都不许动一动。动者将罚款五十卢比。准备好!”

在他数数的过程中,那二十个人都像一尊尊石雕一样端坐在那儿。当他数到 “??二百八十??”时,突然从眼角处看到那条眼镜蛇钻了出来,向那碗牛奶爬去。在他跳起来把通往走廊的门全都砰砰地牢牢关上时,室内响起了一片尖叫声。

“你刚才说得很对,少校!” 男主人大声说。“一个男子刚刚为我们显示了从容不迫、镇定自若的范例。”

“且慢,” 那位美国人一边说着一边转向女主人。“温兹太太,你怎么知道那条眼镜蛇是在屋子里呢?”

女主人脸上闪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回答说:“因为它当时正从我的脚背上爬过去。” Unit2 Lessons from Jefferson

杰斐逊已谢世很久,但他的许多思想仍使我们很感兴趣。

杰斐逊的遗训 布鲁斯·布利文

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也许不像乔治·华盛顿和亚伯拉罕·林肯那样著名,但大多数人至少记得有关他的一件事实:是他写的《独立宣言》。

虽然杰斐逊生活在二百多年以前,但我们今天仍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他的许多思想对当代青年来说特别有意义。下面就是他讲过和写过的一些观点:

自己去看。杰斐逊认为,一个自由的人除了从书本中获取知识外,还可以从许多别的来源获得知识;他认为,亲自做调查是很重要的。在他还很年轻的时候,他就被任命为一个委员会的成员,去调查詹姆斯河南部支流的水深是否足以通行大型船只。委员会的其他成员都坐在州议会大厦内研究有关这一问题的文件,而杰斐逊却跳进一只独木舟去做现场观测。

你可以向任何人学习。按出身及其所受的教育,杰斐逊均属于最高的社会阶层。然而,在那个贵人们除了发号施令以外很少跟出身卑贱的人说话的年代,杰斐逊却常破例跟园丁、仆人和侍者交谈。有一次杰斐逊曾这样对法国贵族拉斐特说过:“你必须像我那样到平民百姓的家里去,看看他们的锅里煮些什么,吃吃他们的面包。只要你肯这样做,你就会发现老百姓为什么会不满意,你就会理解正在威胁着法国的革命。”

自己作判断。未经过认真的思考,杰斐逊绝不接受别人的意见。他在给侄子的信中写道:“不要因为别的人相信或拒绝了什么东西,你也就去相信它或拒绝它。上帝赐予你一个用来判断真理和谬误的头脑。那你就运用它吧。”

杰斐逊觉得,人民“是完全可以信赖的,应该让他们听到一切真实和虚伪的东西,然后作出正确的判断。倘使让我来决定,我们是应该有一个政府而不要报纸呢还是应该有报纸而不要政府,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做你认为是正确的事。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总会有各种相互冲突的思想,而这正是力量的源泉。使自由保持活力的是冲突而不是绝对的一致。虽然有好多年杰斐逊一直受到激烈的批评,但他从不回应那些批评他的人。他在写给一位朋友的信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每个问题都有两面。如果你坚决站在一面并根据它有效地采取行动,那么,站在另一面的那些人当然会对你的行动怨恨不满。”

相信未来,相信青年。杰斐逊认为,绝不可以用那些已经无用的习俗来束缚住“现在”的手脚。他说:“没有哪个社会可以制订一部永远适用的宪法,甚至连一条永远适用的法律也制订不出来。地球是属于活着的一代的。”他不害怕新思想,也不惧怕未来。他评论说:“有多少痛苦是由一些从未发生过的灾难引起的啊!我期待的是最好的东西,而不是最坏的东西。我满怀希望地驾驶着自己的航船,而把恐惧抛在后面。”

杰斐逊的勇气和理想主义是以知识为基础的。他懂得的东西也许比同时代的任何人都要多。在农业、考古学和医学方面他都是专家。在人们普遍采用农作物轮作和土壤保持的做法之前一个世纪,他就这样做了。他还发明了一种比当时任何一种都好的耕犁。他影响了整个美国的建筑业,他还不断地制造出各种机械装置,使日常生活中需要做的许多工作变得更加容易。

在杰斐逊的众多才能中,有一种是最主要的:他首先是一位优秀的、不知疲倦的作家。目前正在第一次出版的他的全集将超过五十卷。他作为一个作家的才能很快便被发现了,所以,当1776年在费城要撰写《独立宣言》的时刻来到时,这一任务便落在了他肩上。数以百万计的人们读到他写的下列词句都激动不已:“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一切人生来就是平等的??”

1826年7月4日,正值美国独立五十周年纪念日之际,杰斐逊与世长辞了。他给他的同胞留下了一份丰富的思想遗产和众多的榜样。托马斯·杰斐逊对美国的教育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认为,只有受过教育的人民组成的国家才能保持自由。

Unit3 My First Job

为了想在进大学前赚些钱,作者申请了一份教职。但面试情况却越来越糟??

我的第一份工作 罗伯特·贝斯特

在我等着进大学期间,我在一份地方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说是在离我住处大约十英里的伦敦某郊区,有所学校要招聘一名教师。我因为手头很拮据,同时也想做点有用的事,于是便提出了申请,但在提出申请的同时我也担心,自己一无学位,二无教学经验,得到这份工作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然而,三天之后,却来了一封信,叫我到克罗伊登去面试。这一路去那儿原来还真麻烦:先乘火车到克罗伊顿车站,再乘十分钟的公共汽车,然后还要至少步行四分之一英里。结果,我在六月一个炎热的上午到了那儿,因为心情非常沮丧,竟不感到紧张了。

学校是一座装着大窗户的红砖房子。前庭园是个铺着沙砾的正方形:四个角上各有一丛冬青灌木,它们经受着从繁忙的大街上吹来的尘烟,挣扎着活下去。

开门的显然是校长本人。他又矮又胖,留着沙色的小胡子,前额上布满皱纹,头发差不多已经秃光。

他带着一种吃惊的、不以为然的神态看着我,就像一位上校看着一名没系好靴带的二等兵一样。“哦,”他咕哝着说,“你最好到里面来。”那狭窄的、不见阳光的走廊里散发出

一股腐烂的卷心菜味,闻上去很不舒服;墙上墨迹斑斑,显得很脏;周围一片静寂。根据地毯上的面包屑来判断,他的书房也是他的餐室。“你最好坐下,”他说,接着便问了我许多问题:为了得到普通学校证书我学过哪些课程;我多大岁数了;我会玩些什么游戏;问到这里他突然用他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盯住我,问我是否认为游戏是儿童教育的一个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我含含糊糊地说了些不必太重视游戏之类的话。他咕哝了几句。我说了错话。我和校长显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

他说,学校只有一个班,二十四名男生,年龄从七岁到十三岁不等,除了美术课他亲自教以外,其余所有的课程都得由我来教。星期三和星期六的下午要到一英里以外的公园去踢足球,打板球。

整个教学计划把我吓坏了。我得把全班学生分成三个组,按三种不同的程度轮流给他们上课;想到要教代数和几何这两门我在读书时学得极差的科目,我感到很害怕。更糟糕的也许是星期六下午打板球的安排,因为这时候我的朋友大都会在悠闲地自得其乐。

我怯生生地问:“我的薪水是多少?”“每周十二磅外加中饭。”还没等我来得及提出异议,他已经站了起来。“好了,”他说,“你最好见见我的妻子。她才是这所学校真正的主管人。”

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我当时很年轻:在一个女人手下工作的前景构成了最大的侮辱。 Unit4 The Professor and the Yo-Yo

在一个年轻朋友的心目中,爱因斯坦是个纯朴、谦虚的普通人。

教授与溜溜球 托马斯·李·巴基 和 约瑟夫·P.布兰克

我父亲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密友。小时候有一次我去爱因斯坦家拜访时很腼腆,他说,“我有样东西拿给你看,”于是我便感到无拘无束了。他走到书桌旁,拿回来一只溜溜球。他试图做给我看这种玩具怎么个玩法,但他没法使它顺着线再转上去。轮到我时,我露了几手并向他指出,绕错的线圈使玩具失去了平衡。爱因斯坦点点头,我的技能和知识给他留下了颇深的印象。后来,我买了一只溜溜球,把它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了教授,并收到他一首表示感谢的诗。

篇二:大学英语精读2课文

A heated discussion about whether men are braver than women is settled in a rather unexpected way.关于男人是否比女人更勇敢的一场激烈争论以一种颇为出人意料的方式解决了。

Unit 1 The Dinner PartyMona Gardner 晚宴 莫娜·加德纳

I first heard this tale in India, where it is told as if true — though any naturalist would know it couldn't be. Later someone told me that the story appeared in a magazine shortly before the First World War. That magazine story, and the person who wrote it, I have never been able to track down.

我最初听到这个故事是在印度,那儿的人们今天讲起它来仍好像确有其事似的——尽管任何一位博物学家都知道这不可能是真的。后来有人告诉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不久,一家杂志曾刊登过这个故事。但登在杂志上的那篇故事以及写那篇故事的人,我却一直未能找到。 The country is India. A colonial official and his wife are giving a large dinner party. They are seated with their guests — officers and their wives, and a visiting American naturalist — in their spacious dining room, which has a bare marble floor, open rafters and wide glass doors opening onto a veranda.

故事发生在印度。某殖民地官员和他的夫人正举行盛大的晚宴。筵席设在他们家宽敞的餐室里,室内大理石地板上没有铺地毯;屋顶明椽裸露;宽大的玻璃门外便是走廊。跟他们一起就坐的客人有军官和他们的夫人,另外还有一位来访的美国博物学家。

A spirited discussion springs up between a young girl who says that women have outgrown the jumping-on-a-chair-at-the-sight-of-a-mouse era and a major who says that they haven't.

席间,一位年轻的女士同一位少校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年轻的女士认为,妇女已经有所进步,不再像过去那样一见到老鼠就吓得跳到椅子上;少校则不以为然。

"A woman's reaction in any crisis," the major says, "is to scream. And while a man may feel like it, he has that ounce more of control than a woman has. And that last ounce is what really counts." 他说:“一遇到危急情况,女人的反应便是尖叫。而男人虽然也可能想叫,但比起女人来,自制力却略胜一筹。这多出来的一点自制力正是真正起作用的东西。”

The American does not join in the argument but watches the other guests. As he looks, he sees a strange expression come over the face of the hostess. She is staring straight ahead, her muscles contracting slightly. She motions to the native boy standing behind her chair and whispers something to him. The boy's eyes widen: he quickly leaves the room.

那个美国人没有参加这场争论,他只是注视着在座的其他客人。在他这样观察时,他发现女主人的脸上显出一种奇异的表情。她两眼盯着正前方,脸部肌肉在微微抽搐。她向站在座椅后面的印度男仆做了个手势,对他耳语了几句。男仆两眼睁得大大的,迅速地离开了餐室。 Of the guests, none except the American notices this or sees the boy place a bowl of milk on the veranda just outside the open doors.

在座的客人中除了那位美国人以外谁也没注意到这一幕,也没有看到那个男仆把一碗牛奶放在紧靠门边的走廊上。

The American comes to with a start. In India, milk in a bowl means only one thing — bait for a snake. He realizes there must be a cobra in the room. He looks up at the rafters — the likeliest place — but they are bare. Three corners of the room are empty, and in the fourth the servants are waiting to serve the next course. There is only one place left — under the table.

那个美国人突然醒悟过来。在印度,碗中的牛奶只有一个意思——引蛇的诱饵。他意识到餐室里一定有条眼镜蛇。他抬头看了看屋顶上的椽子——那是最可能有蛇藏身的地方——但那上面空荡荡的。室内的三个角落里也是空的,而在第四个角落里,仆人们正在等着上下一道菜。这样,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地方了——餐桌下面。

His first impulse is to jump back and warn the others, but he knows the commotion would frighten the cobra into striking. He speaks quickly, the tone of his voice so commanding that it silences everyone.

他首先想到的是往后一跳,并向其他人发出警告。但他知道这样会引起骚乱,致使眼镜蛇受惊咬人。于是他很快讲了一通话,其语气非常威严,竟使得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I want to know just what control everyone at this table has. I will count three hundred — that's five minutes — and not one of you is to move a muscle. Those who move will forfeit 50 rupees. Ready!"

“我想了解一下在座的诸位到底有多大的克制能力,我数三百下——也就是五分钟——你们谁都不许动一动。动者将罚款五十卢比。准备好!”

The 20 people sit like stone images while he counts. He is saying "... two hundred and eighty..." when, out of the corner of his eye, he sees the cobra emerge and make for the bowl of milk. Screams ring out as he jumps to slam the veranda doors safely shut.

在他数数的过程中,那二十个人都像一尊尊石雕一样端坐在那儿。当他数到 “??二百八十??”时,突然从眼角处看到那条眼镜蛇钻了出来,向那碗牛奶爬去。在他跳起来把通往走廊的门全都砰砰地牢牢关上时,室内响起了一片尖叫声。

"You were right, Major!" the host exclaims. "A man has just shown us an example of perfect self-control."

“你刚才说得很对,少校!” 男主人大声说。“一个男子刚刚为我们显示了从容不迫、镇定自若的范例。”

"Just a minute," the American says, turning to his hostess. "Mrs. Wynnes, how did you know that cobra was in the room?"

“且慢,” 那位美国人一边说着一边转向女主人。“温兹太太,你怎么知道那条眼镜蛇是在屋子里呢?”

A faint smile lights up the woman's face as she replies: "Because it was crawling across my foot

."Unit 2 Lessons from JeffersonBruce Bliven

杰斐逊的遗训布鲁斯·布利文

Thomas Jefferson, the third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may be less famous than George Washington and Abraham Lincoln, but most people remember at least one fact about him: he wrote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也许不像乔治·华盛顿和亚伯拉罕·林肯那样著名,但大多数人至少记得有关他的一件事实:是他写的《独立宣言》。

Although Jefferson lived more than 200 years ago, there is much that we can learn from him today. Many of his ideas are especially interesting to modern youth. Here are some of the things he said and wrote:

虽然杰斐逊生活在二百多年以前,但我们今天仍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他的许多思想对当代青年来说特别有意义。下面就是他讲过和写过的一些观点:

Go and see. Jefferson believed that a free man obtains knowledge from many sources besides books and that personal investigation is important. When still a young man, he was appointed to a committee to find out whether the South Branch of the James River was deep enough to be used by large boats. While the other members of the committee sat in the state capitol and studied papers on the subject, Jefferson got into a canoe and made on-the-spot observations.

自己去看。杰斐逊认为,一个自由的人除了从书本中获取知识外,还可以从许多别的来源获得知识;他认为,亲自做调查是很重要的。在他还很年轻的时候,他就被任命为一个委员会

的成员,去调查詹姆斯河南部支流的水深是否足以通行大型船只。委员会的其他成员都坐在州议会大厦内研究有关这一问题的文件,而杰斐逊却跳进一只独木舟去做现场观测。

You can learn from everyone. By birth and by education Jefferson belonged to the highest social class. Yet, in a day when few noble persons ever spoke to those of humble origins except to give an order, Jefferson went out of his way to talk with gardeners, servants, and waiters. Jefferson once said to the French nobleman, Lafayette, "You must go into the people's homes as I have done, look into their cooking pots and eat their bread. If you will only do this, you may find out why people are dissatisfied and understand the revolution that is threatening France."

你可以向任何人学习。按出身及其所受的教育,杰斐逊均属于最高的社会阶层。然而,在那个贵人们除了发号施令以外很少跟出身卑贱的人说话的年代,杰斐逊却常破例跟园丁、仆人和侍者交谈。有一次杰斐逊曾这样对法国贵族拉斐特说过:“你必须像我那样到平民百姓的家里去,看看他们的锅里煮些什么,吃吃他们的面包。只要你肯这样做,你就会发现老百姓为什么会不满意,你就会理解正在威胁着法国的革命。”

Judge for yourself. Jefferson refused to accept other people's opinions without careful thought. "Neither believe nor reject anything," he wrote to his nephew, "because any other person has rejected or believed it. Heaven has given you a mind for judging truth and error. Use it."

自己作判断。未经过认真的思考,杰斐逊绝不接受别人的意见。他在给侄子的信中写道:“不要因为别的人相信或拒绝了什么东西,你也就去相信它或拒绝它。上帝赐予你一个用来判断真理和谬误的头脑。那你就运用它吧。”

Jefferson felt that the people "may safely be trusted to hear everything true and false, and to form a correct judgment. Were it left to me to decide whether we should have a government without newspapers or newspapers without a government, I should not hesitate a moment to prefer the latter."

杰斐逊觉得,人民“是完全可以信赖的,应该让他们听到一切真实和虚伪的东西,然后作出正确的判断。倘使让我来决定,我们是应该有一个政府而不要报纸呢还是应该有报纸而不要政府,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Do what you believe is right. In a free country there will always be conflicting ideas, and this is a source of strength. It is conflict and not unquestioning agreement that keeps freedom alive. Though Jefferson was for many years the object of strong criticism, he never answered his critics. He expressed his philosophy in letters to a friend, "There are two sides to every question. If you take one side with decision and act on it with effect, those who take the other side will of course resent your actions."

做你认为是正确的事。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总会有各种相互冲突的思想,而这正是力量的源泉。使自由保持活力的是冲突而不是绝对的一致。虽然有好多年杰斐逊一直受到激烈的批评,但他从不回应那些批评他的人。他在写给一位朋友的信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每个问题都有两面。如果你坚决站在一面并根据它有效地采取行动,那么,站在另一面的那些人当然会对你的行动怨恨不满。”

Trust the future; trust the young. Jefferson felt that the present should never be chained to customs which have lost their usefulness. "No society," he said, "can make a perpetual constitution, or even a perpetual law. The earth belongs to the living generation." He did not fear new ideas, nor did he fear the future. "How much pain," he remarked, "has been caused by evils which have never happened! I expect the best, not the worst. I steer my ship with hope, leaving fear behind."

相信未来,相信青年。杰斐逊认为,绝不可以用那些已经无用的习俗来束缚住“现在”的手脚。他说:“没有哪个社会可以制订一部永远适用的宪法,甚至连一条永远适用的法律也制

订不出来。地球是属于活着的一代的。”他不害怕新思想,也不惧怕未来。他评论说:“有多少痛苦是由一些从未发生过的灾难引起的啊!我期待的是最好的东西,而不是最坏的东西。我满怀希望地驾驶着自己的航船,而把恐惧抛在后面。”

Jefferson's courage and idealism were based on knowledge. He probably knew more than any other man of his age. He was an expert in agriculture, archeology, and medicine. He practiced crop rotation and soil conservation a century before these became standard practice, and he invented a plow superior to any other in existence. He influenced architecture throughout America, and he was constantly producing devices for making the tasks of ordinary life easier to perform.

杰斐逊的勇气和理想主义是以知识为基础的。他懂得的东西也许比同时代的任何人都要多。在农业、考古学和医学方面他都是专家。在人们普遍采用农作物轮作和土壤保持的做法之前一个世纪,他就这样做了。他还发明了一种比当时任何一种都好的耕犁。他影响了整个美国的建筑业,他还不断地制造出各种机械装置,使日常生活中需要做的许多工作变得更加容易。 Of all Jefferson's many talents, one is central. He was above all a good and tireless writer. His complete works, now being published for the first time, will fill more than fifty volumes. His talent as an author was soon discovered, and when the time came to write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at Philadelphia in 1776, the task of writing it was his. Millions have thrilled to his words: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

在杰斐逊的众多才能中,有一种是最主要的:他首先是一位优秀的、不知疲倦的作家。目前正在第一次出版的他的全集将超过五十卷。他作为一个作家的才能很快便被发现了,所以,当1776年在费城要撰写《独立宣言》的时刻来到时,这一任务便落在了他肩上。数以百万计的人们读到他写的下列词句都激动不已:“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一切人生来就是平等的??”

When Jefferson died on July 4, 1826, the 50th anniversary of American independence, he left his countrymen a rich legacy of ideas and examples. American education owes a great debt to Thomas Jefferson, who believed that only a nation of educated people could remain free. Trying to make some money before entering university, the author applies for a teaching job. But the interview goes from bad to worse ...

为了想在进大学前赚些钱,作者申请了一份教职。但面试情况却越来越糟??

Unit 3 My First JobRobert Best

我的第一份工作罗伯特·贝斯特

While I was waiting to enter university, I saw advertised in a local newspaper a teaching post at a school in a suburb of London about ten miles from where I lived. Being very short of money and wanting to do something useful, I applied, fearing as I did so, that without a degree and with no experience in teaching my chances of getting the job were slim.

在我等着进大学期间,我在一份地方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说是在离我住处大约十英里的伦敦某郊区,有所学校要招聘一名教师。我因为手头很拮据,同时也想做点有用的事,于是便提出了申请,但在提出申请的同时我也担心,自己一无学位,二无教学经验,得到这份工作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However, three days later a letter arrived, asking me to go to Croydon for an interview. It proved an awkward journey: a train to Croydon station; a ten-minute bus ride and then a walk of at least a quarter of a mile. As a result I arrived on a hot June morning too depressed to feel nervous.

然而,三天之后,却来了一封信,叫我到克洛伊登去面试。这一路去那儿原来还真麻烦:先乘火车到克洛伊登车站,再乘十分钟的公共汽车,然后还要至少步行四分之一英里。结果,我在六月一个炎热的上午到了那儿,因为心情非常沮丧,竟不感到紧张了。

The school was a red brick house with big windows. The front garden was a gravel square; four evergreen shrubs stood at each corner, where they struggled to survive the dust and fumes from a busy main road.

学校是一座装着大窗户的红砖房子。前庭园是个铺着沙砾的正方形:四个角上各有一丛冬青灌木,它们经受着从繁忙的大街上吹来的尘烟,挣扎着活下去。

It was clearly the headmaster himself that opened the door. He was short and fat. He had a sandy-coloured moustache, a wrinkled forehead and hardly any hair.

开门的显然是校长本人。他又矮又胖,留着沙色的小胡子,前额上布满皱纹,头发差不多已经秃光。

He looked at me with an air of surprised disapproval, as a colonel might look at a private whose bootlaces were undone. "Ah yes," he grunted. "You'd better come inside." The narrow, sunless hall smelled unpleasantly of stale cabbage; the walls were dirty with ink marks; it was all silent. His study, judging by the crumbs on the carpet, was also his dining-room. "You'd better sit down," he said, and proceeded to ask me a number of questions: what subjects I had taken in my General School Certificate; how old I was; what games I played; then fixing me suddenly with his bloodshot eyes, he asked me whether I thought games were a vital part of a boy's education. I mumbled something about not attaching too much importance to them. He grunted. I had said the wrong thing. The headmaster and I obviously had very little in common.

他带着一种吃惊的、不以为然的神态看着我,就像一位上校看着一名没系好靴带的二等兵一样。“哦,”他咕哝着说,“你最好到里面来。”那狭窄的、不见阳光的走廊里散发出一股腐烂的卷心菜味,闻上去很不舒服;墙上墨迹斑斑,显得很脏;周围一片静寂。根据地毯上的面包屑来判断,他的书房也是他的餐室。“你最好坐下,”他说,接着便问了我许多问题:为了得到普通学校证书我学过哪些课程;我多大岁数了;我会玩些什么游戏;问到这里他突然用他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盯住我,问我是否认为游戏是儿童教育的一个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我含含糊糊地说了些不必太重视游戏之类的话。他咕哝了几句。我说了错话。我和校长显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

The school, he said, consisted of one class of twenty-four boys, ranging in age from seven to thirteen. I should have to teach all subjects except art, which he taught himself. Football and cricket were played in the Park, a mile away on Wednesday and Saturday afternoons.

他说,学校只有一个班,二十四名男生,年龄从七岁到十三岁不等,除了美术课他亲自教以外,其余所有的课程都得由我来教。星期三和星期六的下午要到一英里以外的公园去踢足球,打板球。

The teaching set-up filled me with fear. I should have to divide the class into three groups and teach them in turn at three different levels; and I was dismayed at the thought of teaching algebra and geometry — two subjects at which I had been completely incompetent at school. Worse perhaps was the idea of Saturday afternoon cricket; most of my friends would be enjoying leisure at that time.

整个教学计划把我吓坏了。我得把全班学生分成三个组,按三种不同的程度轮流给他们上课;想到要教代数和几何这两门我在读书时学得极差的科目,我感到很害怕。更糟糕的也许是星期六下午打板球的安排,因为这时候我的朋友大都会在悠闲地自得其乐。

I said shyly, "What would my salary be?" "Twelve pounds a week plus lunch." Before I could protest, he got to his feet. "Now", he said, "you'd better meet my wife. She's the one who really runs this school."

我怯生生地问:“我的薪水是多少?”“每周十二磅外加中饭。”还没等我来得及提出异议,

篇三:大学英语精读第二册课文翻译

第一单元晚宴

我最初听到这个故事是在印度,那儿的人们今天讲起它来仍好像确有其事似的----尽管任何一位博物学家都认为这不可能是真的。后来有人告诉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不久,一家杂志社曾刊登过这个故事。但登在杂志上的那篇故事以及写故事的人,我却一直未能找到。

故事发生在印度。某殖民地官员和他的夫人正举行盛大的晚宴。筵席设在他们家宽敞的餐室里,室内大理石地板上没有铺地毯;屋顶明椽裸露;宽大的玻璃门外便是走廊。跟他们一起就坐的客人有军官和他们的夫人,另外还有一位美国来访的博物学家。

席间,一位年轻的女士同一位少校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年轻女士认为,妇女已经有所进步,不像以前那样一见到老鼠就吓得跳到椅子上;少校则不以为然。

他说:“一遇到危机情况,女人的反应便是尖叫。而男人虽然也可能想叫,但比起女人来,自制力却略胜一筹。这多出来的一点自制力就是真正起作用的东西。”

那个美国人没有参加这场争论,他只是注视着在座的其他客人。在他这样观察时,他发现女主人脸上显出一种奇异的表情。她两眼盯着正前方,脸部肌肉在微微抽搐,她向站在他座椅后面的印度男仆做了个手势,对他耳语了几句,男仆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迅速的离开了餐室。

在座的客人中除了那位美国人谁也没注意到这一幕,也没有人看到那个男仆把一碗牛奶放在紧靠门边的走廊上。

那个美国人突然醒悟过来。在印度,碗中的牛奶只有一个意思----引蛇的诱饵。他意识到餐室里一定有条眼镜蛇。他抬头看了看屋顶上的椽子----那是最可能有蛇藏身的地方。----但那上面空荡荡的。室内的三个角落里也是空的。而在第四个角落里,仆人们正在等着上下一道。这样,剩下就只有一个地方了----餐桌下面。

他首先想到的是往后一跳,并向其他人发出警告,但他知道这样会引起骚乱,致使眼镜蛇受惊咬人。于是他很快讲了一通话,其语气非常的威严,竟使得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我想了解一下在座的诸位到底有多大的克制能力,我数三百下----也就是五分钟----你们谁都不许动一动,动者罚款五十卢比,准备好!”

在他数数的过程中,那二十个人一个个都像石雕一样蹲坐在那儿,当他数到“??二百八十??”时,突然从眼角处看到那条眼镜蛇钻了出来,向那碗牛奶爬去。在他跳起来把通往通道的门通通关上时,室内想起了一片尖叫声。

“你刚才说的很对,少校!”男主人大声说。“一个男子刚刚为我们显示了从容不迫,镇定自若的范例。”

“且慢!”那位美国人一边说着一边转向女主人。“温兹太太,您是怎么知道那条眼镜蛇是在屋子里呢?”

女主人脸上显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回答说:“因为当时它正从我的脚背上爬过去。”

第二单元 杰文逊的遗训

美国的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文逊也许不像乔治·华盛顿和亚伯拉罕·林肯那样著名,但大多数人至少记得有关他的一件事实:是他写的《独立宣言》。

虽然杰文逊生活在二百多年以前,但今天我们仍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他的许多思想对当代青年来说特别有意义。下面就是他讲过和写过的一些观点:

自己去看。杰文逊认为,一个自由的人除了从书本中获取知识外,还可以从许多别的来源获得知;他认为,亲自做调查时很重要的。在他很年轻的时候,他就被任命为一个委员会的成员,去调查詹姆斯河南部的水深是否足以通行大型船只。委员会的其他成员都坐在州议会大厦内研究有关这一问题的文件,而杰文逊却跳进一只独木舟去做现场观测。

你可以向任何人学习。按阶层和所受的教育,杰文逊皆属于最高的社会阶层。然而,在那个贵族们除了发号施令以外很少跟出身卑贱的人说话的年代,杰文逊却常破例跟园丁,仆人,和侍者交谈。有一次杰文逊曾这样对法国贵族拉菲特说过:“你必须像我那样到贫民百姓的家里去,看看他们的锅里煮些什么,吃吃他们的面包。只要你肯这样做,你就会发现老百姓为什么会不满意,你就会理解正在威胁着法国的革命。

自己做判断。未经过认真的思考,杰文逊绝不接受别人的意见。他在给侄子的信中写道:“不要因为别的人相信或拒绝了什么东西,你就也去相信或拒绝它。上帝赐予你一个用来判断真理与谬误的头脑。那你就运用它吧。”

杰文逊觉得,人民“是完全可以信赖的,应该让他们听到一切真实和虚伪的东西,然后做出正确的判断。倘使让我来决定,我们是应该有一个政府而不要报纸呢还是应该有报纸而不要政府,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做你认为是正确的事。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总会有各种相互冲突的思想,而这正是力量的源泉。使自由保持活力的是冲突而不是绝对的一致。虽然有好多年杰文逊一直受到激烈的批评,但他从不回应那些批评他的人。他在写给一位朋友的信中表达了这样的观点:“每个问题都有两面。如果你坚决站在一面并根据它有效的采取行动,那么, 站在另一面的那些人当然会对你的行动怨恨不满。”

相信未来,相信青年。杰文逊认为,绝不可以用那些已经无用的习俗束缚住“现在”的手脚。他说:“没有哪个社会可以制定一部永远适用的宪法,甚至连一条永远适用的法律也制定不出来。地球是属于活着的一代的。”他不害怕新思想,也不惧怕未来。他评论说:“有多少痛苦是由一些没发生过的灾难引起的啊!我期待的是最好的东西,而不是最坏的东西。我满怀希望的驾驶着自己的航船,而把恐惧抛在后面。”

杰文逊的勇气和理想主义是以知识为基础的。他懂得的东西也许比同时代的任何人都要多。在农业、考古学和医学方面他都是专家。在人们普遍采用农作物轮作和土壤保持的做法之前一个世纪,他就这样做了。他还发明了一种比当时任何一种都好的耕犁。他影响了整个美国的建筑业。他还不断地制造出各种机械装置,使日常生活中需要做的许多工作都变得更加容易。

在杰文逊的众多才能中,有一种是最重要的:他首先是一位优秀的、不知疲倦的作家。目前

正在第一次出版的他的全集将超过五十卷。他作为一个作家的才能很快就被发现了,所以在1776年在费城要撰写《独立宣言》的时刻来到时,这一任务就落在了他肩上。数以百万计的人们读到他的下列词句都激动不已:“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一切人生来就是平等的??”

1826年7月4日,正值美国独立五十周年纪念日之际,杰文逊与世长辞了。他给他的同胞留下了一份丰富的思想遗产和众多的榜样。托马斯·杰文逊对美国的教育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他认为,只有受过教育的人民组成的国家才能保持自由。

第三单元 我的第一份工作

罗伯特·贝斯特

在我等着进大学期间,我在一份地方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说是在离我住处大约十英里的伦敦某郊区,有所学校要招聘一名教师。我因为手头很拮据,同时也想做点有用的事,于是便提出了申请,但在提出申请的同时我也担心,自己一无学位,二无教学经验,得到这份工作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然而,三天之后却来了一封信,叫我到克罗伊登去面试。这一路去那还真麻烦:先乘火车到克罗一顿车站,再乘十分钟的公共汽车,然后至少还要步行四分之一英里。结果,我在六月一个炎热的上午到了那,因为心情非常沮丧,竟感觉不到紧张了。

学校是一座装着大窗户的红砖房子,前庭院是个铺着沙砾的正方形:四个角上各有一丛冬青灌木,他们经受着从繁忙大街上吹来的尘烟,挣扎着活下去。

开门的显然是校长本人。他又矮又胖,留着沙色的小胡子,前额上布满了皱纹,头发差不多已经秃光。

他带着一种吃惊的、不以为然的神态看着我,就像一位上校看着一位靴袋没系好的二等兵一样。“哦,”他咕哝着说,“你最好到里面来。”那狭窄的,不见阳光的走廊中散发出一股腐烂的卷心菜味,闻上去很不舒服;墙上墨迹斑斑,显得很脏;周围一片静寂。根据地毯上的面包屑来判断,他的书房也是他的餐室。“你最好先坐下,”接着便问了我许多问题,为了得到普通学校证书我学过哪些课程;我多大岁数了;我会玩哪些游戏;问到这里他突然用他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问我是否认为游戏是儿童教育的一个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我含含糊糊的说了些不必太重视游戏之类的话。他咕哝了几句。我说了错话。我和校长显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

他说,学校只有一个班,二十四名男生,年龄从7岁到13岁不等,除了美术课他亲自教以外,其余所有的课程都得有我来教。星期三和星期六下午要到一英里以外的公园去踢足球,打板球。

整个教学计划把我吓坏了。我得把全班学生分成三个组,按三个不同的程度轮流给他们上课;想到要交代数和几何这两门我读书时学的极差的科目,我感到很害怕。更糟糕的也许是星期六下午打板球的安排,因为这时候我的朋友大多会在悠闲地自得其乐。

我怯生生的问:“我的薪水是多少?”“每周十二磅外加中饭”还没等我来得及提出异议,他

已经站了起来,“好了,”他说,“你最好见见我得妻子,她才是这所学校真正的主管人。”

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我当时很年轻:在一个女人手下工作的前景构成了最大的侮辱。

第四单元教授与溜溜球

我父亲是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密友。小时候有一次我去爱因斯坦家拜访时很腼腆,他说:“我有样东西拿给你看。”于是我便感到无拘无束了。他走到书桌旁,拿回来一只溜溜球。他试图做给我看这种玩具怎么个玩法,但他没法使他顺着线再转上去。轮到我时,我露了几手,并向他指出,绕错的线圈使玩具失去了平衡。爱因斯坦点点头,我的技能和知识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我买了一只溜溜球,把他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了教授。并收到他一首表示感谢的诗。

作为一个孩子,以后又作为一个成人,我一直对爱因斯坦的个性惊叹不已。他是我认识的人中唯一能跟自己和周围世界达成妥协的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他想要的只是:在他作为一个人的能力范围之内理解宇宙的性质以及宇宙运行的逻辑和单纯。他知道很多问题的答案超出了他智力所及的范围。但这并不使他感到灰心丧气。只要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取得最大的成功就使他心满意足了。

在我们二十三年的友谊中,我从未见他表现出嫉妒、虚荣、痛苦、愤怒或个人野心。他好像对这些感情有免疫能力似的。他毫无矫饰之心,虚荣之意。虽然他与世界上的许多要人通信,他用的却是W水印字母的信笺。W水印字母-----五分钱商店伍尔沃思的缩写。

为了他的工作他只需要一支笔和一本拍纸簿。物质的东西对他毫无意义。我知道他身上从不带钱,因为他从来不需要用钱。他信奉简朴,甚至于只用一把安全剃刀和清水刮胡子。当我建议他用下刮胡膏时,他说:“剃刀和水就够了。”

“但是,教授,为什么你就不能仅仅试用一次刮胡膏呢?”我争辩说。“它可以让你刮起胡子来平滑又不痛。”

他耸了耸肩,最后,我终于送给他一管刮胡膏。第二天早上,当他下楼来用早餐时,他因为有了一大新发现而满脸含笑。“你知道,那种刮胡膏还真有效,”他说,“他不扯胡子,感觉好极了。”打那以后,他每天早晨都用刮胡膏,直到那一管用完为止,然后他又回到了只用清水刮胡子了。

爱因斯坦完完全全是个理论家。他对自己的思想和理论的应用丝毫不感兴趣。他提出的E=MC2也许是有史以来最著名的公式----然而爱因斯坦却不愿费举足之劳去看反应堆产生原子能。他因其光电理论----他认为这是一些比较次要的一系列公式----而获得诺贝尔奖金,但对于观察他的理论怎样使得电视得以产生却没有一点好奇心。

我兄弟曾送给教授一个玩具,那是一只立在盛水的碗边可以保持平衡并反复把头浸入水中的鸟。爱因斯坦高兴的注视着他,试图推断出他的运动原理,但他没能推断出。

第二天早晨他宣布说:“关于那只鸟我睡觉前思索了很长时间,他一定是这样运转的??”他开始做起了长篇的解释。后来他意识到自己推理中的一个漏洞便停了下来。“不,我想不是那

么回事。”他连续几天试着用各种理论来加以解释。后来我建议他把玩具拆开来看看他是怎样运转的,他迅速显出的不赞成的表情告诉我,他并不同意这种切实可行的做法,他一直没有研究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爱因斯坦一直没能理解的另一个谜是他自己的名望。他提出的这些理论都是些非常深奥的、只能使很少的科学家感兴趣的理论。然而他的名字却在整个文明世界家喻户晓,尽人皆知。有一次他说:“我有一些很好的思想,别人也有一些很好的思想。只是只是由于我运气好,我的思想才被人接受了。”他的名望使他感到迷惑不解:人们都想见他;陌生的人在街上盯着他看;科学家、政治家、学生和家庭主妇都给他写信。他一直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受到这种注意。为什么单单把他跳出来当特殊人物对待。

第五单元 大气层中的恶棍

大气层中的恶棍乃是二氧化碳。

二氧化碳看上去不像一个恶棍。他毒性不大,在大气层中的含量极小----只占0.034%----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伤害。

再者,空气中的那一点点二氧化碳对生命至关重要。植物吸收二氧化碳并将其转化成为他们自己的组织。充当所有动物(当然也包括人类)的基本食物供给。在这一过程中,植物释放氧气,而氧气是所有动物生命所不可缺少的。

然而,这一看上去无害而无疑又必不可少的气体却正在对我们产生影响。

年复一年,海平面正在上升。他很可能继续上升,而在今后数百年间,会以更快的速度上升。在那些低洼的沿海地区(在这一地区居住着世界上很大一部分人口),海水会稳步向前推进,迫使人们向内陆退居。

最后,海水将会高出目前海平面两百英尺。一阵阵海浪将会拍打曼哈顿摩天大楼二十层楼的窗户。佛罗里达将会沉没在海浪之下。英伦三岛的大部分,人口稠密的尼罗河流域,还有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的低洼地区也将遭遇到同样的命运。

不仅许多城市会被淹没,而且世界上大部分盛产粮食的地区也将会失去。由于食品供应下降,到处都会出现饥荒,在这种压力下,社会结构有可能崩溃。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二氧化碳。可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呢?两者之间又有什么联系呢?

首先是太阳光,大气层中的各种气体(包括二氧化碳)对于太阳光来说是透明的。太阳光照射大气层的顶部,径直透过数英里的大气层,温暖着地球的表面。在夜间,地球以红外线的形式放射到外层空间而冷却下来。

然而,大气层对红外线来说却不像他对可见光那样透明。二氧化碳特别会阻挡这样的热量辐射。因此,在夜间失去的热量要比大气中没有二氧化碳的情况下失去的要少。要是没有少量的二氧化碳的存在,地球就会明显要冷得多,说不定就会冷的不舒服了。

我们该感到欣慰。二氧化碳给我们温暖使我们舒舒服服,但是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正在稳

篇四:大学英语精读第二册课文翻译

Unit 1 The Dinner Party

关于男人是否比女人更勇敢的一场激烈争论以一种颇为出人意料的方式解决了。 1晚宴 莫娜·加德纳 我最初听到这个故事是在印度,那儿的人们今天讲起它来仍好像确有其事似的——尽管任何一位博物学家都知道这不可能是真的。后来有人告诉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不久,一家杂志曾刊登过这个故事。但登在杂志上的那篇故事以及写那篇故事的人,我却一直未能找到。

2故事发生在印度。某殖民地官员和他的夫人正举行盛大的晚宴。筵席设在他们家宽敞的餐室里,室内大理石地板上没有铺地毯;屋顶明椽裸露;宽大的玻璃门外便是走廊。跟他们一起就坐的客人有军官和他们的夫人,另外还有一位来访的美国博物学家。

3席间,一位年轻的女士同一位少校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年轻的女士认为,妇女已经有所进步,不再像过去那样一见到老鼠就吓得跳到椅子上;少校则不以为然。

4他说:“一遇到危急情况,女人的反应便是尖叫。而男人虽然也可能想叫,但比起女人来,自制力却略胜一筹。这多出来的一点自制力正是真正起作用的东西。”

5那个美国人没有参加这场争论,他只是注视着在座的其他客人。在他这样观察时,他发现女主人的脸上显出一种奇异的表情。她两眼盯着正前方,脸部肌肉在微微抽搐。她向站在座椅后面的印度男仆做了个手势,对他耳语了几句。男仆两眼睁得大大的,迅速地离开了餐室。

6在座的客人中除了那位美国人以外谁也没注意到这一幕,也没有看到那个男仆把一碗牛奶放在紧靠门边的走廊上。

7那个美国人突然醒悟过来。在印度,碗中的牛奶只有一个意思——引蛇的诱饵。他意识到餐室里一定有条眼镜蛇。他抬头看了看屋顶上的椽子——那是最可能有蛇藏身的地方——但那上面空荡荡的。室内的三个角落里也是空的,而在第四个角落里,仆人们正在等着上下一道菜。这样,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地方了——餐桌下面。

8他首先想到的是往后一跳,并向其他人发出警告。但他知道这样会引起骚乱,致使眼镜蛇受惊咬人。于是他很快讲了一通话,其语气非常威严,竟使得所有的

人都安静了下来。

9“我想了解一下在座的诸位到底有多大的克制能力,我数三百下——也就是五分钟——你们谁都不许动一动。动者将罚款五十卢比。准备好!”

10在他数数的过程中,那二十个人都像一尊尊石雕一样端坐在那儿。当他数到 “??二百八十??”时,突然从眼角处看到那条眼镜蛇钻了出来,向那碗牛奶爬去。在他跳起来把通往走廊的门全都砰砰地牢牢关上时,室内响起了一片尖叫声。

11“你刚才说得很对,少校!” 男主人大声说。“一个男子刚刚为我们显示了从容不迫、镇定自若的范例。”

12“且慢,” 那位美国人一边说着一边转向女主人。“温兹太太,你怎么知道那条眼镜蛇是在屋子里呢?”

13女主人脸上闪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回答说:“因为它当时正从我的脚背上爬过去。”

一次重要教训 那是9月初的一天,天气凉爽而又晴朗,正是赛跑的好日子。我参加了一项10.5英里越野赛跑,才跑了最初几英里;整个赛程要穿越若干陡峭、耗人体力的山坡。不过,我觉得自己步履轻快有力;尽管坡陡山峭,这次赛跑会跑得很顺利的。

2稍稍领先于我的,是一位来自纽约州基斯科山城的教师佩吉·米姆诺。她跨着和我同样的步速稳稳地向前推进。这种步速我跑起来觉得很轻松,所以我决定保持在原有的位置上。既然她在前面领跑对我很合适,我又何必费心考虑步速呢?等她什么时候累了再超过她不迟。

3于是我就紧跟在她身后跑着。赛跑的路线先是北上5英里,然后向西折上1英里的山道,最后再重新往南转入一段蜿蜒曲折的路程。赛跑渐趋紧张,越来越不好对付。我们还剩下4英里的赛程,我已在急促喘气,双腿也开始有点僵硬。 4佩吉越过了一位年轻的男运动员。他们显然相互认识,因为她超过他时两人还颇有兴致地寒暄了几句。他们的这番寒暄不免令我犯愁。赛跑时,要不是自我感觉不错,是顾不上跟人搭理的,很显然,佩吉自我感觉不错。她步幅很大,脚下的弹性仍显而易见,而我曾一度有过的那么一点弹性,早已离开了我脚下。 5即便如此,我还是离她很近,如果她累了,仍能超过她,因此我并没有完全放弃希望。我们来到了一条漫长、累人的山道,是接受真正考验的时刻了。我们离终点线只有1英里了,因此在这一斜坡上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几乎可以肯定都会决定谁率先冲过终点线。

6我费劲地沿山坡往上跑,有几分钟胡思乱想走了神。等我抬头一看,佩吉竟然将我逐渐甩下——先是5码,随后10码,距离越拉越开了。最后,显然再没有希望追上她了。她无可置疑地将我挫败了。

7这次赛跑给了我一个重要教训。不少有关赛跑的读物都对两性作了明确划分。认为女性较为柔弱,速度较慢,在体育竞技方面终逊一筹。然而,正如佩吉·米姆诺所清楚表明的,男女赛跑选手之间的相同之处要比他们之间的不同之处更重要。

Unit 3 My First Job

为了想在进大学前赚些钱,作者申请了一份教职。但面试情况却越来越糟?? 1我的第一份工作 罗伯特·贝斯特 在我等着进大学期间,我在一份地方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说是在离我住处大约十英里的伦敦某郊区,有所学校要招聘一名教师。我因为手头很拮据,同时也想做点有用的事,于是便提出了申请,但在提出申请的同时我也担心,自己一无学位,二无教学经验,得到这份工作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2然而,三天之后,却来了一封信,叫我到克罗伊登去面试。这一路去那儿原来还真麻烦:先乘火车到克罗伊顿车站,再乘十分钟的公共汽车,然后还要至少步行四分之一英里。结果,我在六月一个炎热的上午到了那儿,因为心情非常沮丧,竟不感到紧张了。

3学校是一座装着大窗户的红砖房子。前庭园是个铺着沙砾的正方形:四个角上各有一丛冬青灌木,它们经受着从繁忙的大街上吹来的尘烟,挣扎着活下去。 4开门的显然是校长本人。他又矮又胖,留着沙色的小胡子,前额上布满皱纹,头发差不多已经秃光。

5他带着一种吃惊的、不以为然的神态看着我,就像一位上校看着一名没系好靴带的二等兵一样。“哦,”他咕哝着说,“你最好到里面来。”那狭窄的、不见阳光的走廊里散发出一股腐烂的卷心菜味,闻上去很不舒服;墙上墨迹斑斑,显得很脏;周围一片静寂。根据地毯上的面包屑来判断,他的书房也是他的餐室。“你最好坐下,”他说,接着便问了我许多问题:为了得到普通学校证书我学过哪些课程;我多大岁数了;我会玩些什么游戏;问到这里他突然用他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盯住我,问我是否认为游戏是儿童教育的一个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我含含糊糊地说了些不必太重视游戏之类的话。他咕哝了几句。我说了错话。我和校长显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

6他说,学校只有一个班,二十四名男生,年龄从七岁到十三岁不等,除了美术课他亲自教以外,其余所有的课程都得由我来教。星期三和星期六的下午要到一英里以外的公园去踢足球,打板球。

7整个教学计划把我吓坏了。我得把全班学生分成三个组,按三种不同的程度轮流给他们上课;想到要教代数和几何这两门我在读书时学得极差的科目,我感

到很害怕。更糟糕的也许是星期六下午打板球的安排,因为这时候我的朋友大都会在悠闲地自得其乐。

8我怯生生地问:“我的薪水是多少?”“每周十二磅外加中饭。”还没等我来得及提出异议,他已经站了起来。“好了,”他说,“你最好见见我的妻子。她才是这所学校真正的主管人。”

9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我当时很年轻:在一个女人手下工作的前景构成了最大的侮辱。

黑人打工仔 我曾干过一系列工作,可都为期很短,有些是我愤然辞去不干的,有时则是由于我的态度、我的言词或是我的眼神而被解雇的。我那攒足钱远走他乡的目标仍是那么遥不可及,有时我简直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达到这目标。 2一个无所事事的上午,我去看一个给卡皮特尔街的珠宝商干活的同学格里格斯。我到那儿时他正在擦洗店里的橱窗。

3“你知道我能上哪儿找份活干干吗?”

4他鄙夷地瞧着我。

5“当然,我知道你能上哪儿找到活干,”他嘿嘿一笑。

6“哪儿?”

7“可我怀疑你能干多久,”他说。

8“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问。“哪儿能找活干?”

9“别着急,”他说,“迪克,整个夏天你一直想保住一份活,可还是没能保住。为什么呢?就因为你耐不下性子。这可是你的一大弱点。”

10“是吗,”我急切地鼓励他继续往下说。

11他神情严肃起来。“这楼上有家眼镜公司,老板是个从伊利诺伊州来的北方佬。他想找个小伙子,夏天全天上班,冬天上午和晚上上班。他有意在眼镜行业起用个有色人种小伙子。你学过代数,干这活准行。我先替你在克兰先生面前说说,随后再跟你联系。”

12“你不觉得我现在就可以去见他?”我问。

13“看在上帝的份上,别着急嘛!”他冲我嚷道。

14“黑人的毛病可能就出在这儿,”我说,“他们太不着急了。我可不想干擦地板这类杂活。我可打算干出点名堂来。”

篇五:大学英语精读第二册unit7

大学英语精读第三版第二册Book2Unit7答案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董亚芬主编

1) peered

2) right off/right away

3) tough

4) checks on/checks in on

5) take to

6) waging

7) extending

8) impact

9) established

10) abandon

11) confront

12) ran into

13) raged

14) get through to

1) tragedies

2) has established/established

3) cautious

4) took to

5) talk back

6) take a stand

7) exploded

8) have stepped up/stepped up

9) get through to

10) fuss

11) vacant

12) stream

13) drifted

14) challenges

15) property

1) Famine followed the war, one tragedy after another.

2) We're praying for good weather for tomorrow's cricket match.

3) This sofa can be extended into a bed.

4) The Jackson family have occupied this gray row house for two and a half years.

5) It was reading his books that prompted me to write to him.

6) Are you positive the hospital has no vacant beds?

1) dirty

2) stormy

3) healthy

4) muddy

5) rainy

7) smoky

8) noisy

1) reorganized

2) rearrangement

3) reassembled

4) replace

5) reunion

6) regain

7) repay

8) reconsideration

1) in several different ways

2) the right way of saying/the right way to say

3) the wrong way

4) the way/the way that/the way in which

5) way of telling his story

6) her way

7) that way

8) his way of helping the poor

1) speaking

2) to pay

3) being dropped becoming

4) to leave

5) to fight

6) moving

7) spending

8) to be

1) It is / was the first time (that) Tommy has / had talked back to his parents.

2) It is / was the first time (that) I have / had ever been in a plane.

3) It is / was the first time (that) John has / had spoken in public.

4) It is / was the first time (that) she has / had ever taken a strong stand against raising taxes.

1) moved in

2) waged

3) property

4) take a stand

5) drifted

6) tragedy

7) prompt

9) took to

10) got through to

11) ran into

12) fussing

1) Judging

2) Confronted

3) change

4) You

5) treated

6) But

7) set

8) never

9) called/named

10) boy's

11) your

12) the

13) on

14) make

15) bring

16) through

17) later

18) showing

1) cigarette

2) two and a half packs

3) lung cancer

4) influence

5) pull a blanket over my head

6) suffering

7) decision

8) affect

9) prospect

10) sharing his experien

大学英语精读2unit7课文

ce

翻译

1) 在当地政府的领导下,村民们奋起应付由水灾造成的严重粮食危机。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the local government, the villagers rose to the serious food crisis caused by the floods.

2) 这个展览会很受欢迎,吸引着源源而至的参观者。

The exhibition is very popular and is attracting a steady stream of visitors.

3) 妈妈上楼来查看我们这些孩子时,我转过身假装睡着了。

When Mom came upstairs to check on us kids, I turned over and pretended to be asleep.

4) 对阿姆斯特德来说,向毒贩展开斗争是个挑战。虽然她感到紧张不安,但她决心勇敢地面对这些人。

Waging a battle against the drug pushers was a challenge to Armstead. She felt rather nervous but she decided to confront them.

5) 老太太叫我小心些,不要与那些在街角闲荡的家伙讲话。

The old lady told me to be cautious and not to talk to the guys hanging out on the street corner.

6) 一个卫生组织促使地方政府为建造一所新的医院筹措三百万美元的资金。

A health organization prompted the local government to raise a three-million-dollar fund for a new hospital.

7) 那个曾放火烧教堂的男子打开门时,迎面遇到十来个持枪的警察。

Opening the door, the man who had set fire to the church found himself confronted by a dozen policemen with guns.

8) 据报道,燃烧了两个多小时的熊熊烈火始于一个废弃的仓库。

It is reported that the fire which raged for more than two hours started in an abandoned warehouse /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