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学 | 初中 | 高中 | 作文 | 英语 | 幼教 | 综合 | 早知道 | 范文大全 |
双语阅读 当前位置:唯才网 > 英语 > 双语阅读 > 正文 唯才网手机站

[怀念亲人的散文随笔:汤罐] 怀念亲人的散文

时间:2018-05-15 来源:唯才教育网 本文已影响

  编者按:汤罐是从前岁月的见证,怀念汤罐,就像怀念亲人。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篇《汤罐》。

怀念亲人的散文随笔:汤罐

  汤罐是从前岁月的见证,现在怕是再也见不着了。我不知道博物馆收不收这些物件,从前,农家生活里,却少不了的。

  汤罐五六寸深,三四寸的直径,倘若灶台有三间锅,便有两只汤罐,置在两个锅腔之间。——置锅的时候便置好了。它们利用随便哪一个锅塘的余热,一年四季给主人家准备热水,某些时候还有特别的功用。

  我的家在荡里——这是相对于荡口的说法,荡里的“里”是形容词,离荡远的意思。荡口的人有茫茫芦苇荡,不差柴草,荡里就不同了,除了衣食要节俭,柴草也是要节俭的,万一有米下锅,无草进锅塘呢。汤罐是每一个过日子人家的必备物件。

  我家的两只汤罐又大又深,是在沙沟买的。父亲特地给它们割了汤罐盖,汤罐里不进灰尘,水是干净的。

  家里养了两只猪,天不太冷,我们就舀汤罐里水和猪食,米糠和草糠各半,热水一冲,用铲子使劲搅拌,一桶猪食便泛着白沫——糠里的米皮冲开来了,这样的一桶微微冒着热气而不至于烫的猪食,是很受猪们欢迎的。

  夏天,我们用汤罐水做饭,用汤罐水洗澡;

  秋冬,我们用汤罐水洗碗,洗抹布,清洁灶台。

  一些难忘的事情,是和汤罐水连在一起的。早晨第一件事和晚饭后第一件事,是到厨房打水,一汤罐可以打半盆,洗一个人手脸,母亲会觉得浪费,总是把我们都喊齐了,一起洗。“快起来洗脸,要不洗脸水凉了!”母亲常常催促我们。有时我们磨磨蹭蹭地,她便一把拽过我们,强行出手,把我们的一双双小黑手,从袖筒里扯出,摁在热水里。水很烫,我们想挣扎。“哪里烫?烫什么?虚死了!”母亲的手和我们一起浴在热水里。她的手上有老茧,也有大大小小的口子。她不怕烫,也不怕疼。母亲给我们洗手脸很用力,像对待她的活计一样。事情一件一件压着,她得求快,求彻底。我们那时常玩一种拍火柴壳的游戏,手在泥地上拍来拍去,差不多半条胳膊都是灰。母亲决心让我们的手脸换一副面貌,她拽紧我们的手,把我们宽大的棉袄袖褪到胳膊肘,一边数落,一边用力搓。一顿奋战,母亲收获了我们发红的手臂和一盆发黑的水。

  我在馋嘴的年纪,用汤罐偷偷煮过鸡蛋,只是心急等不得蛋熟,总要几次三番地捞出来察看,最后到嘴的还是搪心蛋:蛋黄是半流质的,透明的,颜色近于金黄与棕红之间。用汤罐煮蛋,要么合谋,要么单干,都怕被发现,每次都是惊心动魄的体验。家里的鸡蛋,留着优待父亲,招待亲友,也攒到一定数量去代销店换钱。汤罐里的秘密母亲永远不知道,或者,是装着不知道。

  家门前有一条河,隔开了两个公社,常常有过往的人走乏了,坐到我家小敞间休息。“嗓子眼起烟了,跟你家舀瓢汤罐水喝喝!”这样的要求是不便拒绝的。谁家都有汤罐,谁家也都愿意行此方便。汤罐里的水,夏天终日是热的,冬天,水温也能维持到饭后一两个小时。喝汤罐水不会着凉拉肚子。我们渴了也从汤罐里舀水喝,汤罐是我们家的饮水机。

  父亲砌了两座带水泥槽的猪圈,立了水泥栏杆。两个猪圈里出过许多头猪,它们都是汤罐水养大的。后来猪圈没了,汤罐也没了,舀汤罐水的葫芦瓢也没了。后砌的灶台已没了汤罐的位置,三间锅变为两间锅,两间锅也不常烧,因为有了液化气。液化气也不常烧,因为主人们不常在家。

  母亲老了,父亲离世已经多年,他走后,汤罐盖先是失了把手,后来缺了块把板,像是缺了门牙的老人,再后来,被一个铝合金盖子代替。再再后来,汤罐和它的盖子们在一堆旧物里做了垃圾。

  怀念汤罐,怀念有汤罐的日子,就像怀念木版画一样的黑白童年,就像怀念鸡鸣狗吠相闻的乡村,就像,怀念亲人。

  公众号:行者的歌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